综合资讯

哀伤辅导:护士给终末期肿瘤患者及家人的另类治疗

来源:中新网 2022-11-23 18:31:59 责编:杜玉梅

特稿 在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内,有一座悠然阁这是该院微创介入三区护士长,心理专科小组组长黄薇和同事从事安宁疗护和哀伤辅导的地方2...

特稿

在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内,有一座悠然阁这是该院微创介入三区护士长,心理专科小组组长黄薇和同事从事安宁疗护和哀伤辅导的地方2010年起,该院心理专科小组成立,对于终末期肿瘤患者及家属的安宁疗护和哀伤辅导,也有了系统性的开展

肿瘤医院内的哀伤几乎不可避免12年来,黄薇经历过很多患者和家属的告别:丈夫离开妻子,老人撇下儿女,年幼的孩子在父母怀中过世经历过这些事的人,都需要哀伤的释放和疗愈黄薇和同事所进行的哀伤辅导工作,在患者病情进入终末期时就已开展,其目的是生死两相安,让患者安然离世,让家属哀而不伤

时值清明,我们正用各种方式寄托对故人的哀思而当下该如何智慧地处理哀伤,同样值得我们思索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武威

离世前,妻子与他合唱《山伯临终》

80岁的林伯这辈子有过两段婚姻前妻与他年龄相近,现任妻子比他小20多岁,两任妻子分别为他育有一子,大儿子已50多岁,小儿子三十出头2018年,林伯被诊断为肠癌晚期进行了多轮治疗后病情仍不可挽回,身体日渐消瘦,彼时已近岁末,心知命不久矣的林伯希望回到家中好好过最后一个春节但他如果离开医院,没有医疗措施,剧烈的癌痛,出血等症状都将让家属无法处理

得知林伯的愿望后,黄薇开始与一直陪伴其左右的现任妻子沟通在多方协调下,林伯被安排进一间独立病房大家尽可能把病房布置成家的样子门前张贴起春联,屋内摆满了年桔和桃花,一罐罐曲奇,糖果,瓜子也被放到了病床旁

林伯同时也想和前妻,长子团聚与告别,尽管现任妻子有些芥蒂,但想到这是他最后的愿望,在黄薇等医护人员的斡旋沟通下最终,前妻,长子,现任妻子和次子在林伯最后的时光里聚到了一起

病房里,黄薇对林伯的现任妻子说:阿姨,您照顾老先生一个多月衣不解带,太辛苦了这不快要过年了,要不您出去做个头发,添添喜气好提议,是要去做个头发,休息休息对方回应

随后,屋内就留下林伯,前妻和长子林伯向他们诉说着无限愧疚,他拉着前妻的手,连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这辈子是我苦了你们

原来,30年前离婚后,前妻一直没有再嫁,破碎的家庭让长子一度仇视父亲,他对黄薇说:我曾经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他我每天努力工作,终于有了一点社会地位,其实也是为了证明给他看但真到这一天,我却还是过不去这道‘坎’

在黄薇帮助下,三人最终达成了此生的和解如果大儿子不来,他的内心以后一定会留下一道深深的‘伤疤’,时时刻刻压抑和刺痛着他,能够在父亲最后的日子里见上一面,对于他日后的哀伤将是很好的‘疗愈’最后,林伯还把小儿子托付给了他,‘他是你的弟弟,希望你以后能多帮助他’,大儿子也答应了父亲最后的请求

而现任妻子对林伯的感情非常笃厚,虽然两人年龄相差20多岁,但仍有很多共同爱好在前妻,长子走后,独立病房内,她打开了音响,和林伯合唱起了粤剧《山伯临终》,人世无缘同到老,楼台一别两吞声泪似帘外雨,点滴到天明

唱着,唱着,两人哭泣着,抱着这场最后的告别后没多久,林伯安详无憾地与世长辞了,临终前他握着黄薇的手说:谢谢你,黄姑娘,我最后的心愿都实现了,我这一辈子虽不完美却是圆满了,我走得很安心放心

从安宁疗护以及哀伤辅导的角度看,林伯和他的家属是幸运的在最后的时光,林伯与所有的家人互相道谢,道爱,道歉,道谅,道别,他已无遗憾而家属在经历了这样的告别后,哀伤也得以释放,最后能坦然面对他的去世我相信在未来的日子里,家属在想起林伯时也能做到哀而不伤哀伤是需要引导和释放的,如果长期压抑在心底,那就容易变成病态哀伤,甚至导致抑郁症等心理疾病,最终伤害到精神和肉体我们做哀伤辅导,不是劝家属‘不要哭,节哀顺变吧’,而应当说‘没关系,你可以尽情地哭’我们的角色主要是‘桥梁’,成为患者和家属间情感的传递者黄薇告诉记者

会谈后,假装坚强的父亲痛哭一场

通常来说,女性更感性,更容易表达哀伤和处理哀伤,但对男性来说,他们的哀伤往往不易察觉,但哀伤积攒在心底越多,他们受到的伤害其实越大黄薇说,在悠然阁中,他们常常把男性作为主要的哀伤辅导关注对象

数年前,一对年近五旬的父母带着身患恶性肿瘤的7岁女儿朵朵来到中大附属肿瘤医院看病父母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医生也尽了一切努力,但病情的快速发展让朵朵最终没能坚持下来

在治疗过程中,朵朵的母亲不断地对我们说,朵朵的父亲就像一座山一样挺立在母女身后,他很坚强,在妻子和孩子面前总是镇定而理性直到朵朵去世,他也一直在安慰泪流成河的妻子,但表情却十分木讷,没有流泪,眼神也很空洞黄薇表示,朵朵父亲当时的表现让她非常担忧,他把所有的情绪都压抑在心底,他觉得自己在妻子面前绝对不能哭泣,但这对他可能会造成很大的心理伤害,他未来可能很难从哀伤中走出来

黄薇几次约这对夫妇在悠然阁见面,但他们都不愿意来直到黄薇说要把朵朵在医院里画的画还给他们,夫妇俩才来到医院在悠然阁,我们一块追忆着朵朵的人生,讲述着我们对朵朵的印象妻子先哭了起来,而丈夫先是不自觉地攒着手摩擦,抖腿,而后渐渐泪水盈眶,失声痛哭,他的哀伤和情绪终于表达出来夫妇俩最后抱着女儿的画缓步离开我们希望,女儿留下的这些画,将来能够成为夫妇两人最大的安慰和情感寄托黄薇说

黄薇表示:哀伤是指任何人在失去所爱或所依附的对象时所面临的境况,它既是一种身心反应状态,也是一个过程,包括了悲伤与哀悼的反应哀伤是一种复杂且难以被理解的情感对丧失的认识,是帮助我们理解哀伤者的基础或前提哀伤辅导的目的是协助丧亲者度过正常的哀伤,避免病态哀伤

哀伤辅导:那些禁忌与关键

丧亲几乎每个人都会经历但在很多时候,我们在劝慰丧亲者时,常常没有用对正确的表达方式

黄薇还记得她在香港进修期间曾遇到的一桩事件那是一对年轻的夫妇,孩子因为重大疾病一直在医院进行治疗,后来病情加重转入ICU,医护人员使尽浑身解数,但孩子最终还是走了

这位母亲对我说,当时她是没有眼泪的,只是和丈夫两人呆坐着,亲友们都过来劝她,她听到最多的话是‘别难过,节哀顺变’,而家中一些长辈还多说了几句‘你们毕竟还年轻,孩子走了,以后多生几个就没那么痛苦了’长辈的话虽然也是好意,但对这位母亲来说却好像心中被插了刀子一样黄薇说,对于父母来说,每个子女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无论以后能再生几个都不能代替,长辈们这样的话根本不能开导她,反而会令她更加痛苦

黄薇告诉记者:面对丧亲者,我们要尽量少说‘振作些,节哀顺变’‘时间能治愈一切痛苦’这样的话,面对伤恸的丧亲者,应当多听少说,并且共情当事人,如‘你深爱的人不再痛苦了,但我知道你现在遭受着痛苦’‘虽然我了解你的感受,但我仍无法想象你心里的那种痛苦’‘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请告诉我’

而对于儿童这样的特殊人群,哀伤辅导更要重视方式黄薇表示,儿童的哀伤往往易被成年人忽略,其实儿童的观察力和情绪感知力很强,但有别于成人,儿童对丧亲的哀伤可能持续一两年甚至更久我们千万不可以讲‘乖,如果你听话,爸爸就会快点好起来’这样的话,容易给孩子造成心理阴影,因为一旦父母病情加重或是过世,孩子会觉得是因为自己‘不乖’造成的现实中,我们要鼓励孩子照顾生病的父母,最好能拍下一些照片或视频,这样等孩子长大了再回看,就不会觉得自己和父母没有感情依托,对孩子的哀伤也是很好的疗愈

黄薇介绍,纾解哀伤有很多方法,比如流泪,哭泣,叫喊,倾诉内心真实感受,以恰当的方式宣泄愤怒,如运动,捶打枕头等,运用具有象征意义的表达方式,如写日记,绘画,对着逝者的照片或遗物,想象与逝者对话,写信给逝者等。

记者手记:

从传统文化中

寻找哀伤辅导的力量

慎终追远,民德归厚虽说哀伤辅导的概念并非源自中国本土,但中国传统的祭祀和丧仪中其实饱含着抚慰哀伤的力量

记者的妻子来自一个传统的潮汕农村地区,她向记者讲述过自己爷爷从临终到丧礼的全过程当老人病危时,其病床被安放在家里一楼客厅,所有子女,孙子女都围绕着他,老人会把他的身后事安排妥当,并和每个孩子告别

待老人去世后,家中会布置灵堂,子女轮流在灵前守夜这时,村里的其他村民就会挨个过来,和守夜的子女们聊天,大家一起追述老人的一生,如他是如何抚养好子女,他为村里做了哪些贡献等,子女们哭泣着,追忆着,将对老人离世的哀伤和哀思表达了出来,经历了种种哭泣追挽,子女们内心也渐渐得到安慰

记者了解到,在很多中国的农村地区,丧礼同样隆重,子女们操持丧礼,其实也是哀伤辅导和疗愈的过程。

哀伤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虽然伴随着时间流逝,悲痛的强烈程度会逐渐降低,但哀伤仍会在生命中以不同程度或不同形式出现对于哀伤,我们需要更多的体谅与包容,无论是对待别人或是自己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武威



上一篇: 日常必备小妙招醒酒法
下一篇: 返回列表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artice_ad_01
symbol-23相关文章
  • 家庭教育心理健康对于孩子成长的重要性

    家庭教育心理健康对于孩子成长的重要性

  • 朋辈心理辅导活动——“学姐经验交流活动”

    朋辈心理辅导活动——“学姐经验交流活动”

  • 八种可以让孩子感觉愉悦的教育方法 ​

    八种可以让孩子感觉愉悦的教育方法 ​

  • 简谈西柚的七大主要成效作用

    简谈西柚的七大主要成效作用

artice_ad_02
artice_ad_04